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部门信息公开目录 > 区工信局 > 工作动态

人物专访|量子行星陈丹:南康有了自己的虚拟数字人!

访问量:

人物专访|量子行星陈丹:南康有了自己的虚拟数字人!


图片



导读

接触过陈丹的人,定会被他柔和的语气和随时可能爆发出的笑声感染,只要30秒就能产生这样的感觉:这人,实在!


对话中,陈丹复盘了他将量子行星落户南康的整个过程和背后的思考。

图片
01
虚拟数字人“南南”“康康”迎来首秀


在今年6月29日举办的中国(赣州)第九届家具产业博览会上,有一个特殊的展台博人眼球。由8位虚拟数字人组成的特殊战队,进行了数字人家居行业直播首秀,其中就有代表南康城市形象的数字代言人——“南南”“康康”闪亮登场。


图片


近年来,虚拟数字人(Virtual Digital Human)在多个行业崭露头角,从虚拟偶像到虚拟主播、虚拟客服、虚拟助手……变革了以往的内容生产方式和交互方式,并逐步渗透人们的日常生活场景,成为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走向融合的重要载体。人们惊讶地发现,手机里刷到的直播主播,歌声动听的少女,甚至办公系统里正和自己聊天的同事,竟然未必是真实的人类!


作为一家专注于提供人工智能应用创新解决方案的服务商和优质数字科创企业,总部位于北京的量子行星科技有限公司,于今年2月落户南康。“我们量子行星与全球领先的小冰人工智能框架深度合作,让虚拟数字人不仅拥有超写实的外表、逼真自然的语音,还具有实时交互、琴棋书画等类人能力。”量子行星创始人陈丹自豪地说。


图片


家博会首秀当天,“南南”“康康”等虚拟数字人大受欢迎。数据显示,正式开播半小时内,观看数量同比增长170%,店铺关注数同比增长200%,互动弹幕同比增长3倍,点赞量同比增长4倍。“假如虚拟数字主播全天24小时直播,品牌效应将成指数级增长。” 陈丹表示。


02
转型时机踏在数智化变革“心跳”上


2020年,陈丹放弃优厚薪酬,毅然辞去了上市公司海外市场负责人的职务,在小冰公司和中科院计算机网格信息中心的合作支持下,于北京创办了量子行星这家人工智能企业,并以AI解决方案服务商的角色致力于赋能地方产业发展。


谈及量子行星公司落户南康的初衷,陈丹坦言:“我想自己折腾下”。这是他20余年互联网从业生涯的一次顺势而为的“转型”,可以说是正好踏在了南康现代家居产业数智化变革的“心跳”上。


图片

(右三:郭旦怀博士,右二:量子行星创始人陈丹)


2021年的冬天,陈丹与南康区委何善锦书记相遇在北京的一场招才引智会上。“我是南康人,何书记在听完我关于公司业务的介绍后,语重心长地对我说,陈丹你应该回家乡创业,南康现代家居产业市场很广阔,应用场景有很多,足够让你的这个技术落地”。定居北京多年的陈丹,对家乡南康只有一种很模糊且感性的认知,并没有更多实在、具体的了解。


一个月后适逢春节,陈丹利用回乡探亲的机会立刻动身,踏上了回家乡考察的征程。他带领团队对南康家具产业及未来的应用场景作了深入调研,并带领技术人员开展多轮考察,最终决定把公司落户南康。


“从初次洽谈到签订合同,前后不超过2个月,办好注册公司的相关手续只花了3天!”这让陈丹深刻感受到南康一流营商环境所带来的便捷和高效。“初来乍到,南康工信局和科技创新中心在人才引进、项目申报等方面也给予了大力支持,提供了保姆式服务,还根据相关政策帮助公司减免房租,实实在在减轻了我们企业的负担。”


03
聚焦“三强”战略,用AI探索破局之路


公司落户南康的速度之快让陈丹倍感振奋。围绕善锦书记提出的招大引强、扶优扶强、靠大联强“三强”战略,量子行星决定从两方面进行探索:一是全面提升“南康家具”这个地域性品牌的知名度;二是帮助南康本土企业家,真正打造家具品牌,拓展营销通路,从而孕育头部品牌企业。


经过一番市场调研后,陈丹开始思考为南康家具提供人工智能设计,通过优化设计端来提升品牌化。这也得益于小冰公司和中科院的鼎力支持,量子行星能借助领先的技术给市场提供所需要的服务。


不过,陈丹的想法并未止步于此,他带领团队进行了更深的思考。“我们发现家具设计分几个部分,其中工业设计太过复杂,暂时还不是AI所能涉及的,而平面设计部分,调研后发现这个需求也是有限的。”


这时,团队用巧思碰撞出灵感,要实现“家具家电家装”三个品类融合发展,如果人工智能设计在家具工业设计里面有很大阻力,那可以考虑“家电、家装”的领域,尤其是“家装”这个领域,力促实现泛家居全产业链提档升级。


在不断的调研、深入探究、转换方向之后,团队逐渐找到量子行星能切入的第一个方向。凭借南康家具产业完整的产业链,量子行星可以从不同角度找到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场景。但这并不是一个顺利的过程,也是经过反复调研和市场验证后,方向才得以清晰。


接着,陈丹带领团队从第二个方向入手,用虚拟数字人来进行市场推广和销售促进,助力南康家具的品牌形象提升。“同样的一把椅子、一张桌子2000块钱怎么卖到2万块钱?跟大IP文创品牌合作。比如故宫的龙椅有个龙纹,这个龙纹本身是很有价值的,所以这个龙椅的附加值瞬间就提上去了。那么,同样的产品逻辑也可以应用在南康家具上,因此我们认为,数字人IP品牌形象打造也可以尝试。”


随后,陈丹和他的团队慢慢发现,应该从南康家具产业链的销售端发力。比如电商企业,首先要解决的就是销售问题。“为了提高转化率,我们尝试用虚拟数字人进行直播带货。可以说,虚拟数字人是当下AI第一热门赛道,这是大家对市场需求的一个共性判断。”


渐渐地,量子行星目标日渐清晰:提供“满足南康家具全产业链服务需求”的解决方案,包括从设计、生产、管理到销售的整个环节。就目前来说,从两方面入手,一是设计端,实现中长期目标;二是营销端,解决眼前需求。


随着首批虚拟数字人的顺利交付,量子行星在南康的发展也逐渐步入正轨。在陈丹身上,我们看到了一种踏实的、以用户为核心的品质,这种品质与南康“无中生有、敢为人先”的工匠精神莫名契合。


对于未来,陈丹充满了信心。他说:“我们将始终专注于产品技术能力和客户服务效率的提升,积极与南康家居产业开展深度接触,时刻跟用户站在一起,围绕虚拟数字人延展更多的应用场景,为冲刺5000亿、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家居制造之都贡献自己的力量。”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访谈中,陈丹还就AI技术应用场景政企合作等方面的专业问题进行了解答。以下为访谈实录整理。


问题1:目前AI技术及应用情况发展到了什么阶段?怎么看待“虚拟人无用论”、“AI将取代人类”这种言论?


陈丹:AI技术目前还处在发展的初级阶段,自然语言处理、计算机视觉、情感计算、知识图谱等技术虽已日趋成熟,但应用方面实际上还处于探索期。当然,也有不少成功的应用,只是相较于其他成熟技术而言,AI应用仍有巨大的想象空间,现有技术的应用还没有得到充分的挖掘。


在这样的前提下,“虚拟人无用论”的出现也就可以理解了。人们并不会从技术角度去理解虚拟人的价值,而是在潜意识里将“虚拟人”和“真人”进行对标,而且往往是拿“虚拟人”的弱势和“真人”的长处去比较,例如交互性,再智能的虚拟人目前也无法在交互性上跟真实的人类完全比肩,但虚拟人也有它的天然优势,比如理论上它可以高并发的多线程运行,且有无限精力、快速掌握专业知识(人需要一定时间的培养)、无限寿命,不会有状态下滑、不会跳槽/解约/绯闻/人设崩塌等状况,它们和传统产业的全面结合只是时间问题。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到AI技术在产业链中的合适位置。


当AI与传统产业全面结合之后,是不是终将取代人类呢?这跟我们刚刚说到的无用论,其实都是一体两面的两种看法。人们潜意识里将“虚拟人”和“真人”进行对标,如果看到的是人类的长处,可能就会有“虚拟人无用”的结论,如果看到的是虚拟人的优势,可能就会有“虚拟人威胁人类”的感觉,一个永生的、计算能力强大、甚至看起来也有感情和思想的存在,让人心生忧虑也是很正常的。


但这两种认知都不是事情的全貌,如果我们的目标是将虚拟人研发得跟真人一样,那就会陷入“如何才能以假乱真”的怪圈,但虚拟人为什么非得跟真人一样呢?难道我们的世界缺少真人吗?我们不就是为了弥补真人的某些短板才创造虚拟人的吗?所以我们不妨转化一种思路,如何让虚拟人帮助到人类的实际生产,将人从部分危险、重复、枯燥的劳动中解放出来从“以人为本”的角度去看待,自然能很快发现虚拟人应用的价值所在。


问题2:虚拟数字人有什么样的商业价值?


陈丹:这可以接上一个话题,要谈虚拟人的商业价值,要从虚拟人的优势谈起。虚拟人除了有”不老不死“的外形,还有无限的精力,这意味着它可以高效、稳定、长时间的不断工作。比如7X24h的直播带货,人疲倦了会下播,但虚拟人不会。再举个例子,如果它从事设计工作,可以瞬间设计出大量作品,而且作品质量并不一定低于人类设计师的平均水准。


另外,在流程性的工作中,它们可以同时处理成千上万个任务,速度极快,把成百上千人从简单、重复的劳动中解放出来,去从事更有创造性的工作。


图片


问题3:量子行星提供的虚拟数字人跟市面上其他的虚拟人有区别吗?


陈丹:有三个方面的区别,技术、产品、成本。

技术方面,依托于小冰深度神经网络渲染技术(Xiaoice Neural Rendering, XNR),包括面容、表情、肢体动作等在内的整体自然度大幅度提升,借助超级自然语言处理、情感计算等行业领先技术,量子行星所合作的小冰人工智能框架在金融、汽车、内容生产、体育等垂直领域的应用都很成功。


产品方面,我们更注重虚拟AI技术在设计→生产→管理→营销产业全链条中的生产力表现,以产业需求为导向,设计了多语种跨境直播平台、品牌IP定制平台、AI设计工作站等多款软件产品,包括智能硬件终端,实现端到端服务,强调与应用场景的紧密结合。


成本方面,通过小样本预学习技术,虚拟人的训练周期从过去的数月缩短为一周,一举解决周期长、成本高的难题,像影视级虚拟人动辄每秒数百万的成本,是商业应用目前难以承受的,而我们在成本方面很有优势,应用门槛低,真正可商用。


图片

图片

(量子行星虚拟数字人应用场景案例)


问题4:量子行星在南康的发展规划?


陈丹:量子行星的规划是与南康政府共建“南康人工智能应用创新中心”,将持续建设一个智能化的、数字化的、可持续性的产业创新平台,运用人工智能及大数据技术,实现新制造、新营销等综合创新应用场景,加速产业升级并助力南康龙头产业的品牌打造。整体规划包括两部分:虚拟数字人及人工智能设计。虚拟数字人可以实现7X24h不间断、多语种的直播带货,品牌宣传及新闻主播等应用,也可为有需要的企业量身定制数字品牌代言人;人工智能设计则是通过AI技术与大数据的深度学习,可为家居设计提供素材搜索、纹样、配色等设计辅助,提升品牌的设计能力。


问题5:作为数字经济的实践者,您如何理解科技创新和地方产业的融合,您认为以AI技术为代表的创新科技与产业结合的关键点在哪儿?


陈丹:创新的技术需要满足需求,也需要市场的驱动,技术、需求和市场三者缺一不可。量子行星的使命就是把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与产业的应用场景做结合,提供真正有价值的产品和服务。以南康项目为例,在家居产业中,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推广势必为南康家具产业的智能化、品牌化以及国际化奠定全新的技术应用基础,同时也将对家具产业由“制造”向“智造”发展起到提质增效的推动作用。


量子行星从前期调研、市场考察,再到公司注册成立,前后不超过2个月,这完全得益于南康优质的营商环境。南康区各级政府领导在我们落户以及围绕此次家博会的交付工作,给予了非常有力的支持。我们充分感受到了南康区委区政府,以及以区工信局、科创中心为代表的职能单位,对“数字经济”的开放态度。也就是说,政府在我们业务开展过程中的作用是不可或缺的。


问题6:“元宇宙”已经成为了一个现象级热词,虚拟数字人在元宇宙相关应用中将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陈丹:很多人认为,虚拟人是元宇宙的第一入口,因为元宇宙是虚拟空间,要进入这个空间就必然要创造一个自己的虚拟化身。虚拟人不只是元宇宙中依附于人类的傀儡,它应该是元宇宙的要素、最基础的设施之一。同时,虚拟人也是元宇宙与物理世界的连接点。比如,汽车属于物理世界,但汽车的驾驶体验则应属于元宇宙的一部分,而将两者联系在一起的正是虚拟人。


图片